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261

主题

0

好友

40

积分

新手上路

发表于 5 天前 |显示全部楼层
调查 | 社区团购曝品控隐忧:599 元买阿玛尼手表,难验真身
一地鸡毛过后,社区团购又幻化出美丽气泡。
而杨同 ( 化名 ) 一行人,正沉浸在收获 " 烧钱补贴 " 的好时光,这也成了他们唯一可以捕捉巨头存在以及角力的线索。
作为十荟团河南的一名地推,杨同收入囊括发展的团长数量以及来自团长业务的佣金。" 十荟团个别月有奖励扶持,地推团队扩展 100 个以上的团长,奖励 9888 元,我一个月拉了几个团长号注册,就赚了 1000 多元 "。
互联网巨头杀入社区团购,跑马圈地依然是熟悉的模式。
2020 年,疫情催生社区团购进入 " 复活赛 ",美团、滴滴、拼多多、阿里、京东等相继高调进场,从资本布局到亲自上阵,伴随着投资入股、组织架构调整等系列动作,烽火连天时," 互联网巨头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 " 却如若一剂清醒剂。多家互联网平台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从包括社区团购经营在内的反垄断系列监管开始,各公司都是积极配合监管。
不过,这场 " 菜篮子 " 赛马从未停止,巨头在部分低线城市的布局网络已经稳定,除了高薪招兵买马,门店、团长、地推等已早早被争夺 " 到位 "。而记者调查了解到,部分小区甚至出现多名团长的饱和状态,此外、低价揽客、售价疑云依然存在。
抢滩
争夺团长,地推的短命 " 闪电战 "
" 你完全不用操心,扫我这个码随便注册一下,菜直接给你送过来,群我给你弄。" 兼职赚钱、零成本、不操心成了许多店面商家被地推 " 劝降 " 的理由。
刘丽 ( 化名 ) 在湖北经营着一家百世快递站点,目前兼职十荟团、美团优选的团长。
" 我都快烦死了,一天五六拨人来我这里让我注册团长。" 她表示,去年 11 月时,每天都有人骑车到快递站,起初是闲聊,最终会转到同一话题:能在我们平台注册个团长吗?
日均三个地推登门造访,持续了两个星期,刘丽的态度也从最初的 " 愿意听听怎么提成 " 急转为 " 赶紧轰走 "。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地推劝店主注册成平台团长时会给出诱人承诺,包括帮她运营,但 " 真正注册好了开始经营,人就不见了 "。
地推人员的不厌其烦,自然是薪资驱使。社区团购平台入驻城市前期,会招募地推挨个找社区商家发放传单或口头讲解业务,资本搅动和巨头比拼所带来的压力层层加码,底层员工需要在短时间内抢夺更多的资源。
多多买菜四川地区地推专员招聘广告显示,地推成功邀请商家入驻即可拿佣金,每单获利 30 元至 50 元,平均日单量为 10 单至 20 单,日薪约为 450 元。
十荟团河南一地区的地推人员杨同 ( 化名 ) 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十荟团地推人员主要收入来源为两部分,一是地推人员团队当周所发展团长数量低于 15 人 ( 每个团长每周订单总额需达 200 元以上 ) ,每个地推人员每周收入为 50 元乘以团长数量;发展团长数量达到 15 人及以上,每个地推人员每周收入为 70 元乘以团长数量。
另外,地推人员可以得到所有被发展团长佣金的 8%,也就是说,团长一个月赚了 1000 元佣金,地推可以收入 80 元。杨同透露,十荟团近期有奖励扶持,地推团队扩展 100 个以上的团长,奖励 9888 元。
" 这个月政策好,我又要开始好好干了 "。尽管杨同打算捞一桶金,但狂欢并不持久。
负责为盒马在华中地区招地推的人力资源人员王敏 ( 化名 ) 表示,头部企业不会做到招地推这一层级业务,一般会打包给专业的人力资源公司,同时,在某一城招地推时还会招募三家人力资源公司 " 赛马 "。
" 这不仅仅是地推抢团长的事,人力资源供应商之间也会抢符合资质的,能做团长和地推的人。" 王敏表示,相同时间内抢人更多并且质量更高,对供应商而言赚得越多。
她表示,由于最终所需地推有限,这些人的工作生命周期很短。随着城市业务稳定,前期疯狂抢下的地推也会随之解散。
低价
粗暴揽客仍存在,新人一分钱能 " 薅羊毛 "
经过在各大平台几个月的摸索,杨同发现了新的 " 商机 ",他利用各大平台优惠差额,从低价平台进货,让团长到另一个平台售出,获得中间差盈利。" 比如今天这个社区团购平台的黄瓜卖 1 元一斤,但是另外一个平台明天可能卖 1.5 元一斤,我就让团队转卖平台上较低价格的黄瓜给顾客。"
杨同钻的正是平台烧钱补贴的漏洞。
此次,低价竞争仍是互联网巨头们的打法,多家社区团购平台推出低于市场价格的新人优惠活动。2020 年 12 月 24 日,新京报记者搜索十荟团平台发现,商家推出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新顾客,0.01 元的新人专享可以买到市场价 6 元至 10 元的卫生纸或市场价 4 元至 5 元的酱油等家庭日用品。除此之外,还有针对新人数额不等的优惠券。
截至 1 月 12 日记者再次查阅平台," 一分钱购 " 活动改为 0.1 元 -1 元不等的新人专享优惠活动。当天,橙心优选的新人专享优惠为 0.01 元抢购 500g 黄岩蜜橘,一个柠檬等。多多买菜方面,首次下单全额返券,最高返 40 元。
互联网平台砸重金进军社区团购,用户 " 薅羊毛 " 成了普遍心理。多名团长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所售卖的物品价格直接导致他们的提成不高,普通单价为 2.98 元的蔬菜,最多提成 0.2 元,而 20 元一瓶的牛奶,可以提成 2 元,冻品、肉类等高价格的单品会带来更多收入但也需要增加冰柜等储存成本。正式经营过程中,团长们明显能感觉到 " 顾客买的都是低单价秒杀的蔬菜水果等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团长有各种提成方式,按订单比例抽取最为常见。
" 对团长是有其它照顾的,比如我们平台今天推出一个爆款,售价 1 元,限量 100 份,你卖出去 100 份就奖励 160 元,当然你也可以自己买 100 份,这样也能赚 60 元。" 十荟团河南某城市招商负责人杜平 ( 化名 ) 说道。
社区团购佣金已逐渐透明,十荟团、兴盛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各平台团长佣金平均为 8% 至 10%,部分企业在不同地区的佣金会有所浮动,最高至 15%。同时,部分平台在开城之际会通过补贴、红包等方式吸引团长,例如,多多买菜采取高补贴的方法,除了 10% 至 20% 的团长佣金,每日门店下单人数达 20 人,团长还可获得 20 元现金奖励。
巨头看中的是社区强黏性的流量入口,而团长成为核心环节的实现者,关系着运营成本下降和客群的维护与服务。兴盛优选招商负责人王鹏 ( 化名 ) 告诉新京报记者,兴盛优选规定团长 1 个月内必须有超过 300 个订单,否则就会被认定为低效门店。" 平台会每个月出预冻结名单,业绩要是一直不行就会被平台冻结。"
对此,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目前对于低价倾销行为,主要通过反垄断法进行规范,如果平台企业在相关市场具有市场支配地位,没有正当理由而进行低于成本价销售,则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属于垄断行为。
打假
社区团购 599 元买手表,买家:鉴定为假
" 互联网大平台在下场之前是算过账的,生鲜电商渗透率不足 5%,社区团购做起来不仅仅是卖果蔬,什么都可以卖,日用百货、服装、家电、3C 数码、美妆等。"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表示,社区团购是想抢占从城市到农村的线上线下消费品零售市场。这是一个 40 万亿元的市场。
生鲜商品只是巨头们打响的第一枪,伴随高歌猛进,商品质量和品控问题成了隐忧。
王阳 ( 化名 ) 2020 年 12 月 5 日在一社区团购平台购买了阿玛尼满天星女款手表,实付金额 599 元。由于价格与市场价相比低了太多,王阳表示,反复与该平台客服确认手表是否为正品,客服也承诺收到货之后可以拿去鉴定,鉴定为假,经专员二次鉴定之后可以退款。
王阳称,在自提点拿到手表后第一时间根据阿玛尼客服提供的方式一验真伪:通过阿玛尼手表国内经销商上海富思商贸公司的 WatchStation 国际时尚腕表小程序扫码鉴定,结果显示 " 此码无法识别 "。
上述小程序客服告诉王阳,他们并没有授权这一社区团购售卖此款手表,至于货源从何而来并不清楚,目前不仅真假不能保证,非品牌授权不能享受正常保修。对此,新京报记者咨询阿玛尼官网客服了解到,客户如果是在阿玛尼中国官网购买手表可以通过上述方法查询真伪,其它渠道只能参考。
此后,王阳称又在第三方鉴定平台得物 app 和 get app 鉴定该款手表,结果均为假货。
对于这一结果,王阳再次联系了购买手表的平台客服。" 客服承诺会有专员 24 小时内联系自己,但三天后相关业务人员才沟通,并称一定要出具国家授权的钟表鉴定权威机构的鉴定证明才能进行认定赔偿。" 王阳陷入两难,她查询看到相关国家授权机构的鉴定价格为四千元,远远超出手表售价。
不过,新京报记者致电国家钟表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接线人员表示并不接受时装表的真伪鉴定,只鉴定名表,消费者需要联系品牌方鉴定。
刘可瑞 ( 化名 ) 同样正在因为这款手表维权,因为扫码检验结果亦为 " 此码无法识别 ",他还向 WatchStation 小程序的客服咨询关于这一社区平台提供的两份授权书,对方回应称 " 没有查到相关授权信息 "。
2021 年 1 月 12 日,新京报记者搜索发现,此款手表已经下架,售卖页面显示月销量 580 份。记者查阅评论区近期购买这款手表的消费者中至少有五位对产品真假提出质疑。
逐鹿
巨头拿下社区团购:瞄准下沉,涨薪三成
尽管问题不断显露,顶着获客成本低这一巨大光环,巨头在二三四线城市以及县级市为主的下沉市场布局网络已经稳定。新京报记者查阅各社区团购平台服务城市,目前全国华南、华北、华中等多地都已有社区团购业务。
早在 2020 年 7 月 7 日,美团发布组织调整公告称,成立 " 优选事业部 ",由美团高级副总裁、S-team 成员陈亮负责,正式进入社区团购赛道。目前已经是美团内部一级事业部,公司不争的 " 前线 "。此后两个月,美团优选宣布首批在济南、武汉、广州等多地上线,并计划在 3 个月内进入 20 个省份,年内实现 " 千城 " 覆盖。
" 公司在各个部门抽调了人手支援。" 美团员工王晓 ( 化名 ) 表示,去优选就是去战场,公司已经 All in ( 全力投入 ) 了," 显然是下一个美团外卖 "。
身处一个厮杀的新赛道," 人才 " 成了争夺的焦点之一。据美团内部人士透露,美团优选员工周六上班双薪,相当于每个月多发 8 天薪资,按照每个月平均 21.75 个计薪工作日换算,约等于直接涨薪 36%。
滴滴也在为拿下社区团购 " 招兵买马 "。2020 年 11 月中旬,李茂 ( 化名 ) 离开了毕业就加入的京东,拿着更高薪水的录用通知踏入了 50 公里以外的滴滴大楼。李茂透露,滴滴给橙心优选所有员工发放战时津贴,约为员工月基本工资 20%。同时,李茂入职前人力资源承诺,滴滴给员工加薪一定是橙心优选员工优先。也是在这个月,滴滴 CEO 程维在内部会上强势发声:滴滴对橙心优选的投入不设上限,要拿下社区团购赛道的第一名。
新京报记者梳理看到,阿里、京东、拼多多、美团、滴滴均已在社区团购领域立起战旗。其中,阿里、拼多多的电商 App 首页将社区团购入口放在第一屏。不仅如此,拼多多 App 的多多买菜入口高于百亿补贴入口,淘宝买菜入口高于聚划算、淘宝直播的入口。百亿补贴、聚划算、淘宝直播分别是两大电商近年的一级战略项目。
此外,京东集团去年底发布公告称,将以 7 亿美元战略投资湖南兴盛优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此之前,京东已传出京东头号人物刘强东将带队打社区团购一仗。
在经历官方接连发声以及 12 月底对社区团购提出了 " 九个不得 " 的经营红线后,新京报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头部互联网公司正在抓紧组织反垄断等各行业专家进行研讨,同时积极配合监管调查。据接近美团的相关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美团社区团购部门已于近期启动了裁员计划。
退意
团长无门槛化,不想干了
菜篮子战火未熄,但社区团购是否系伪需求还有待时间答复。
疫情之后,用户消费习惯发生改变,同时互联网流量面临增长天花板,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巨头入局社区团购选择深耕长尾流量,包括做一些重资产模式的业务,比如建立社区仓储物流体系、社区销售渠道等,其实也是巨头正在构建自己的业务护城河。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买账。部分用户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确实因为低价尝试在社区团购平台上购物,但也就买过一两次。
根据开源证券研报测算,社区团购市场规模目前已达千亿级别,产业链通常包括供应商、平台、团长和消费者四个环节。由于主要依托社区住户,社区团购的获客成本较一般电商要低,低进入门槛下,团长群体流动性大和供应链链条较长,是制约社区团购企业发展的瓶颈。
如今,跻身社区团购已经数月,刘丽还认为自己是被动参与赛跑。除了地推未兑现辅助工作以及更高的佣金承诺,她对社区团购 " 泛滥 " 并不满意。" 一个小区至少有 5 个团长,甚至有人下单根本不知道下到哪了,找不到团长的店。"
目前,长沙、武汉、成都、西安等城市社区团购市场成熟,随之团长饱和,一个小区常见超过 5 个团长。起初,团长一般为小区周边有门店的商家,包括蔬菜水果店以及烟酒副食店。后来,宝妈、上班族、便利店、超市、快递点等都可以成为社区团购的前端,同时还可以兼任多家平台的团长。
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地推为完成任务,对团长的要求逐渐放低。从最开始要求至少有百人以上的微信群才可以成为团长,逐渐放宽到只要有四五十人的群就可以。" 这个很容易达标,随便拉拉亲戚朋友就能凑够了。" 王鹏说道。
王鹏直言,团长这份职业有点像卖保险。团长 A 所拉到新团长 B 和 C 带来的订单量,也可以给 A 贡献奖励金,甚至是 B 和 C 后来发展的 B1、B2、C1、C2 累计订单都属于 A 的绩效。
不过,门槛降低团长也走向淘汰阶段。北京京东区区购的团长李南 ( 化名 ) 告诉新京报记者,京东区区购将订单金额的 10% 给团长作为佣金,顾客下单的金额越高,团长获得的佣金就越多,但 " 真的赚不了多少钱,一天下来也就赚 50 元左右。"
刘丽告诉记者,目前干了一个半月,工作量大大增加,实际收入为 600 元,正在考虑还要不要继续做团长。
团长 " 遍地开花 ",萌生退意的比比皆是。黄敏 ( 化名 ) 在湖北随州是最早成为兴盛优选团长的一批,她记忆中,2018 年,他们集体从随州到武汉签约,彼时一百多人签约成为团长现场十分火爆,基本上都是随州市大大小小的零售店商家。
现在黄敏已经将兴盛优选上的网店关闭," 去年都只是亲戚朋友买,我还要帮他们送货,赚不了多少钱还累 "。
新京报记者 程子姣 实习生 林梦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
友情链接